第二十八章 生辰 作者:邪邪小公子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10-09
  •     二月初三很快就到了,楚纭汐一早起来就受到了特别的待遇。娘亲一早就起来就给楚纭汐下了碗长寿面,上面还配了一个荷包蛋和一些青菜。

        虽然楚家条件好转以后,吃鸡蛋已经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了,不过这么一大早就吃,还是很难得的。原本楚纭汐想把鸡蛋分给弟弟妹妹吃,结果被两个孩子义正言辞的拒绝了。

        “阿姐,今天是你的生辰,娘亲特意做给你吃的,我们不吃!”

        “嗯!阿姐平时太辛苦了,今天你什么也不用做,有什么就让我和妞妞来!”

        楚纭汐很是感动,也没有推辞,一口气吃完了一碗面,连面汤也喝得干干净净。“娘煮的面真的是太好吃了!真想每天都过生日啊!”

        “你这丫头可真贪心!只要你喜欢,娘每天都可以给你换着花样来做,不过这鸡蛋可就不是每天都有了!”楚母也是眉开眼笑,好像自己不管做什么吃的,女儿都永远这么捧场。

        楚纭汐真的很开心,她也是最近才知道,今天是自己的生辰。自己这场穿越真的很神奇,原主不仅名字和自己一样,连生日也和自己是同一天。

        想到以前自己在现代的时候,小时候在孤儿院,自然没有什么生日的概念,后来自己长大工作以后,每年自己生日也只是买一块小蛋糕,自己一个人吃了,就当做是生日了。

        像现在这样,虽然朴朴素素的,但是对楚纭汐而言却是从未有过的温暖。

        “一会儿你齐婶会带着阿染过来,你吃完了好好捯饬一下,之前那个陈夫人不是送了你新衣服的吗?就穿那两件,还有你阿染哥哥送你的那些小东西,你挑着戴上,肯定好看!”以前是没有条件,现在楚母自然是希望女儿能过个开心的生日。特别是如果可以借着今天的机会,让两个孩子促进一下感情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齐家还没有来,就先有不速之客来了。楚父高高兴兴的迎出去,却一下子黑了脸。

        楚纭汐在屋里换衣服挑首饰,听到外面有些动静,就想出去瞧瞧,结果还没走出房门,楚荣和妞妞就冲了进来。“阿姐,爹娘说他们要准备些东西,你就不要出去打扰他们了!”

        可明明外面像是吵架的声音……楚纭汐突然想到了什么,立刻明白过来,胸口的暖意更甚。“好,我知道了。那你们在这里陪着阿姐好吗?”

        大人吵架,还是别让孩子听见了。而且就凭这两个小家伙对自己的喜爱,怕是会一起加入战斗吧?

        “大哥,你们还是回去吧,今天是汐儿的生辰,家里也请了客人,你们在不合适。”楚父还是尽量克制自己别生气,毕竟是女儿的生辰,生气不好。

        “你这说的什么话?汐儿怎么也是我们的侄女,她过生日我们怎么不能在场?再说我们也不是空着手来的啊!”楚父面前的男人正是楚纭汐的大伯,他所谓的没有空手来,指的是他们一家四口拿了一小篮子蔬菜,拿到集市上去卖,或许也能有五文钱吧!

        当然他们并不会觉得寒酸,反而还觉得是抬举了,他们能来给这个小怪物面子,应该觉得高兴才是。

        “大哥,我说过了,不管我们还来不来往,你永远是我大哥。但是汐儿不一样,从你们跟外面那些人一样,觉得她是个怪物的那一刻起,她就已经没有大伯,没有堂哥堂姐,也没有姑姑了!”

        不只是他这大哥来,就算是姐姐来了,他也是一样的话。当初觉得晦气,怕沾上了倒霉,如今见他们家好了,又想占便宜,哪有这么好的事情?

        齐家****一早就准备好了,带上礼物就往楚家去了。结果还没到,就远远地看到楚父站在院子里跟什么人在争吵。想起之前过年的时候,齐若薇很快就想到了是怎么回事。

        “阿染,我们过去看看!”

        等到了楚家院子里,发现来的果然是楚家大伯一家。虽然掺和别人家的家务事是不好的,但是齐若薇早就把楚纭汐当做亲儿媳妇一样看了,对于自己的亲家有这样不靠谱的亲戚,她是绝对不能袖手旁观的。

        “楚哥,楚姐,我们来了!今天不是汐儿生辰吗?怎么家里还有外人来吗?”女性天生都是有泼妇骂街的潜质的,就看自己愿不愿意爆发出来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嘴巴放干净点!什么外人?我们可是正儿八经的亲戚!”楚大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旁边的大婶就先着急了。

        “不是吗?我可从来没听说楚家有什么亲戚,这几年不都是独来独往的吗?要是有亲戚,也不至于之前那些年过得这么苦……我还以为楚家跟我们娘俩一样,都是因为无依无靠才过成这样的呢!”

        齐若薇故意一脸吃惊的样子,脸上却又带着笑,摆明了是告诉他们,我就是在讽刺你们啊!

        “我们家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?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,儿子的爹是谁都不知道,自己日子过不下去了,就让你那哑巴儿子去勾引我们汐儿!不然你们现在能有什么好日子?”

        齐若薇当初怀着孕到这里来的事很多人都知道,现在一吵起来,自然会被拿出来说事。其实她早就不在意别人拿这个说事了,只是若是牵连到了两个孩子,她就不能忍了!

        “有本事……你再说一遍?”

        “住口!”自己家的事情,楚家不愿意把别人牵扯进来,楚父自然知道齐家是好心来帮忙,但是他也不能任由自己未来亲家被人说成这样。

        “这里是我家,我们不欢迎你们!想闹事也麻烦你们换一天,要是再不走,别怪我动粗了!”

        楚父都已经这么赶人了,大伯一家就算再不识相,也没脸一直赖着,而且刚才这么一闹,已经有人出来看热闹了,他们丢不起这人。

    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让你们看笑话了。”楚母低着头,情绪有些低落。

        齐若薇一把拉过楚母的手,安慰道。“瞎说什么呢?我们之间这么客气干什么?今天是汐儿生辰,都开心点,别让孩子们瞧见你们这样!对了,汐儿他们呢?”

        “在里头呢,我去看看!”楚母缓了缓情绪,终于又恢复过来了,赶紧进屋里叫楚纭汐和两个小家伙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齐婶!阿染哥哥!”楚纭汐出来的时候笑得很开心,似乎真的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一样。但是刚才吵成这样,隔壁都听见了,屋里怎么会听不到呢?

        “我们汐儿今天特别好看!这耳坠子是我们家阿染送你的那对吗?阿染买回来的时候还让我瞧过,我就觉得这颜色最衬我们汐儿了!”齐若薇一句话把两个人的脸都说红了。

        楚纭汐是真的觉得,齐婶已经不是已经自己刚认识的时候的齐婶了,以前的齐婶总是温柔优雅有气质的,现在怎么越来越皮了?“齐婶!您有没有给我带礼物啊!”

        “有有有!”齐若薇从怀里拿出一个荷包来,递到了楚纭汐的手里。“这荷包是婶自己绣的,这手艺肯定是比不上你娘的,不过你可别嫌弃啊!”

        “才不会,齐婶的手艺和我娘是一样好,我很喜欢!”楚纭汐是真的很喜欢,前两天她还说自己的荷包破了想让娘亲帮自己做一个,娘亲还没开工,倒是齐婶帮自己做好了。

        荷包是粉色的上面绣的是一只喜鹊,十分精巧。只是齐若薇没有说,这荷包自己绣了一对,另一个自然是给了自家傻儿子,只是儿子这个荷包是青色的。

        绣这对荷包也是有心思在里头的,牛郎织女每年都要靠七夕鹊桥相会,而自己绣这一对喜鹊,自然是希望两个孩子能一直在一起了。齐染是知道这个的,至于楚纭汐,就让她自己去发现吧!

        “阿染哥哥,你送我什么呀?”其实楚纭汐早就注意到齐染手里抱着的大家伙了,外面还用布包着,似乎是个箱子之类的东西,看着底部露出的木料有些粗糙,他不会是亲手给自己做了个梳妆盒吧?

        “汐儿,你可不知道,为了给你准备这礼物,阿染可是折腾了好久,前两天回家的时候,把自己弄得跟个泥人似的,我看着都有些揪心。你要是不喜欢这礼物,怕是阿染会当场气晕过去呢!”齐若薇再次给儿子打助攻,不过说的也确实都是真话,一点夸张都没有!

        “不会的!阿染哥哥送什么我都很喜欢!”楚纭汐信誓旦旦的保证,只要是用心准备的礼物,就算不是在自己喜欢的东西范围内的,自己也一定会很开心的。

        “好了,你别遮着了,快给大家看看你准备的礼物!”齐若薇拍了拍儿子的肩膀,示意他可以展示了。

        齐染把东西放到地上,发出了些声响,一听就是个大家伙的感觉。当他把布揭开的时候,楚纭汐惊了,原来自己大错特错了!这个礼物,她真的太喜欢了!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