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九章 酩酊大醉 作者:风筱筱兮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10-09
  •     见苏子衿点菜的动作有几分停顿,聪明如林含章,怎么会想不出她在烦恼甚么,冲她莞尔一笑,“沈公子道你与他许久不见,故今夜在此设宴为你接风。你自幽州来京城,一路风尘仆仆,委实不易。”

        苏子衿这才松了口气,认真地看起了菜单,随即便将自己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的菜式,通通令小二写上了。

        这价格委实贵得令人咋舌,但享用之时,苏子衿才发现,贵自然是有贵的道理。

        醉虾和桂鱼的鲜美、驼峰与羊奶的肥美,伴着珍贵的美酒,这一夜山珍海味吃得苏子衿几乎热泪盈眶。

        出酒楼的时候,苏子衿已是烂醉如泥。

        “她醉了,送她回客栈吧。”

        说罢,林含章起身,往外走去。

        沈怀瑾道,“我去清账,你在此处守她一会儿。”

        林含章道,“方才我在饭桌上说晚膳乃是王爷请的,只是为了让子衿没有顾虑。我这个做兄长的,能为妹妹做的事情不多,还望王爷成全吧。”

        沈怀瑾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并未再阻挠,只是眸色落到在饭桌上呼呼大睡的苏子衿时,愈发深沉了些。

        将苏子衿背进房,沈怀瑾正要替她将外衣褪去,林含章却是这时走了进来,皱了皱眉头,“此事便不劳王爷躬耕了,我自会唤人上来服侍她。”

        沈怀瑾停下解开衣带的动作,起身好整以暇地看向林含章,“子衿与我已经有过夫妻之实的事情,你可知晓?”

        林含章面色果然惨淡了些,可仍是维持着镇定,“王爷,过去的事情乃是不可挽回的,但是在事态没有愈发严峻之前,我希望你对子衿仍旧以礼相待。倘若子衿有了王爷的血肉,王爷当真会让她生下来么?”

        这话令沈怀瑾愣在原地,手也停在了半空中。

        林含章说的不错,倘若他仍与苏子衿行床榻之欢,满足他的私欲,于苏子衿而言,是不公平的。

        因为他并未做好与苏子衿携手走下去的准备。

        林府之亲事未退,且林含章与他的承诺又是此生不得娶苏子衿为妻,更不能以任何理由将苏子衿留在身边,万一他与苏子衿有了血肉,这将又称为他二人的羁绊。

        思及此,沈怀瑾心头微微一凛,放下手中的衣物,只替她掖好了被角,便走出门去了。

        林含章命人打了热水进房,亲自替苏子衿擦了脸,又命一侍女替她换了衣物。

        翌日苏子衿醒来之时,入眼便看到自己的裹胸便叠好,完整地放在了椅子上。

        而她身上,也换了一套轻柔的装束,一看便知是女子的裙装。

        天空微微露出点鱼肚白,苏子衿换了身短衣劲装,自客栈后院牵了一匹马,朝着林府的方向奔去。

        她将马绳套在了府邸外的一颗歪脖子树上,然后翻墙进了院子,谁知墙角处却站了一人,不声不响地看着行迹鬼鬼祟祟的她,林府小姐林南柯。

        诡异的时间,诡异的地点,诡异的相遇。

        苏子衿心脏猛地跳动起来,舌头都捋不直了,“小姐,你怎会在这里?”

        林南柯淡淡地瞧了她一眼,“此处本就是我的院子。”

        苏子衿看了一眼墙头,不禁额角汗颜,方才她翻墙之时,竟是看错了方向,好巧不巧地撞上了林南柯。

        “你昨日去了哪里?”林南柯朝她走来,仰起小脸看向张皇失措地看着她,“难不成谢护卫去外面偷香了?”

        苏子衿想到自己昨日是跟沈怀瑾待在一起,说偷香倒也不为过,因而脸颊烧红起来。

        林南柯围绕着她转了一圈,最终靠在树边,好整以暇地看着她,“谢护卫也到了娶亲的年纪了,这番心情……本小姐能够理解。”

        苏子衿正要松口气,却听到林南柯笑吟吟道,“但无论如何都是懈怠,自己去柴房领罚吧。”

        她昨夜酩酊大醉,今日连腿都站不稳,却要去柴房砍柴。

        想到昨夜,苏子衿仍是有几分后怕。自己很明显是喝醉了,也不知酒后可有什么失态之举。

        好不容易将柴房堆满,苏子衿赶紧骑着马儿回了荣禄客栈。

        她这一天不见人影,也不知道沈怀瑾会不会担心。

        就在她打开自己房门的一瞬间,隔壁的门,也吱呀一声开了。

        沈怀瑾冲着她招了招手,示意她到自己的房间里。

        苏子衿忙不迭地跟在他身后进了屋。

        沈怀瑾目光落到她的手上,不由得眉头一皱,直接拿起她的手,端详了一阵,“这是怎么回事?还有,你今天去了哪里,这身打扮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苏子衿吐了吐舌头,“公子,莫急,听我一桩桩说。”

        沈怀瑾给她沏了一壶热茶,然后便在椅子上坐了下来,“说罢。”

        “苏家的事你早有耳闻了是不是?我感觉跟林家有关……”苏子衿将自己打算说了出来,沈怀瑾听得眉头慢慢皱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所以你便上京来寻我们了?”沈怀瑾沉下脸来,“你一介女流,又无人庇护,若是在京城里闯祸了可如何是好?”

        想起苏子衿今日的荒唐之举,他又道,“所以眼下连银子都没有带够,又想着去官道上讹人钱财了?”

        苏子衿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,“若非如此,又怎么会遇到公子你?”

        沈怀瑾道,“这华盖并非一般人能坐的,都是京城的高官,甚至是天子、皇子,才有资格乘坐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他正要提醒她日后莫要冲撞了这一类的马车,骤然又收回话来。

        这岂不是在纵容她干这种事情么?

        苏子衿见沈怀瑾话说到一半,戛然而止,不由得好奇地问道,“所以呢?”

        “所以日后记住,这种事情不许再做了。”沈怀瑾皱了皱眉头,“日后,也不准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,独自来京城。”

        京城之地,对于苏子衿这种人来说,确乎是过于复杂了。

        这种鱼龙混杂之地,苏子衿在其中,不过是一粒小小的沙砾。

        “那这手上的伤又是怎么来的?”沈怀瑾并不大打算放过这个细节。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